飞坦脑残粉

ruby rose✔飞坦✔喻文州✔忘羡✔薛晓✔

薛晓

“这人不是我杀的。”
“不是你杀的?子琛说他明明看见是……”
薛洋走近晓星尘定定的看着他“宋岚?呵,宋岚他说什么你都信,我说什么你都是怀疑!”似是很生气,却又突然一笑,笑的很是好看宛如一副青涩的邻家少年。
坐回椅子上不紧不慢的给自己倒了杯茶缓缓道“晓星尘,你说若是哪日我偷偷的将尸毒粉给你那好友吃下,在慢慢控制他去杀人,每杀一个让他清醒一会儿…”
“够了…”
“让他自己也看看傲骨凌霜的宋子琛成了一个什么模样,每日每夜的反复着……”
“不要再说了…!”
“最后,他受不住了,我在慢慢将他折磨,你且放心不会将他弄死。你说,先让他断手经好呢?还是先废他一身修为?哦,我到还知晓有一个蛊,吃下去后每隔一个时辰就如万千水蛭从心脉爬过一般很是舒服,你觉得宋……”
“我说够了!!”
薛洋放下茶杯见晓星尘已经气红了眼便也没在说下去。
 

【忘羡二篇】监考

  今日一大清早魏无羡就被含光君吵醒,虽说每日都是被吵醒又接着睡,可今早蓝湛起的比往日都早。
  魏无羡还在迷糊,声音略显沙哑“今日怎么起的这么早…?”
  含光君回首见着睡意朦胧的魏无羡心里突的一痒,缓步走过去侧身坐在塌上,把魏无羡按回到塌上,边盖被子边说“今日叔父与大哥有事出去,恰巧今日思追他们有考试,所以叔父托我监考。”
  魏无羡闭着眼听着蓝湛说的话,他觉得蓝湛的声音甚是好听,有催眠的功效。转了个身面对着蓝湛,却然已经睡着。
  再度醒来已是不早,魏无羡做起来看了看天估摸着是巳时。
  应该还没考完。嘿,今日那老头子不在我也正好去看看蓝湛监考时是个什么样。
  这么想着就赶紧的起来往兰室走去。
  魏无羡找了棵视线较好的树,爬上去后倚在树枝上,定定的的看着兰室内正襟危坐的蓝忘机。
  觉得此时的含光君实在是太枯燥无味了些,心思一起就摘了片叶子,在上面画了咒,叶子像有了灵一般。魏无羡手指哪,叶子跟哪。
  含光君觉得周围有些什么,转念一想云深不知处有着结界随后也就没多想。
  魏无羡看着蓝湛的反应有些失望,随后有摘了十几来片叶子都画上咒,叶子们团团围着魏无羡打转。
  “呐,见着那屋子里的人了没有?”见叶子们上下动了动又接着说到“你们且进去扰扰他。”
  随后操着两片叶子入了兰室。其一片贴在了景仪的背上,另一片贴在了蓝湛身前的桌子上。
  “嗯…?”景仪觉得背后有人戳他,便转了头。
  含光君闻声问“何事?”
  景仪看着身后的人正低头苦写试题心下道了声奇怪“没…没什么…”
  “哎呀,歪了点。”说着又让两片叶子进了去,这下是从含光君左侧的窗户进去。
  还没靠近蓝湛,含光君就一手抓住。随后往窗外看去,魏无羡比蓝湛的动作还快,早已经躲到树后面去。
  在树后面躲了些许时间,换了棵树又爬上了树枝。
  “哎呀呀,差点被蓝二哥哥发现了~”虽这么说眼里的笑意确是藏不住。
  这下让手中的叶子全部进了兰室。
  含光君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书,一捏口诀叶子们乖乖的都飘到了桌上。随手拿起一片叶子,愣了愣神。
  不远处见到蓝湛这副表情而心满意足 魏无羡终于趴在树枝上大笑了起来。
  含光君五感甚好,抬头看向窗外笑的捧腹的魏无羡实在是提不起气来。
  见蓝湛睁只眼闭只眼,魏无羡更是大胆了起来。
  于是一个用叶子骚扰,一个冷静的收叶子。
  而每次蓝湛收了一批叶子脸就红一些。
  魏无羡在外笑的更是张扬。
  在场的考生也是都发现了异样,盯着含光君看了许久。
  “都答好了吗?”含光君眼神一冷,小辈们集体打了个寒颤,立刻低头疾书了起来。
  魏无羡觉得这么闹着就够了,再闹下去蓝湛定是要把他捻回静室。于是翻下树,在周围随便走走,见到一只兔子从静室里跑了出来。觉得无聊就抓起那只兔子玩了起来,兔子在空中扑腾,很是不情愿让魏无羡抓着。
  “你再扑腾我就把你烤了吃!”
  兔子似听懂了一般安静下来,魏无羡一笑把它抱在怀里“你放心,蓝二哥哥的兔子我还不会吃。”随后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走到了树下,看着蓝湛。魏无羡觉得自己好像又困了。
  阳光正好,人也正好,于是魏无羡假寐了起来。
  “时间到,景仪你去收左边的卷子,思追收右边。”
  随后待景仪和思追吧卷子放到蓝湛的桌上是,两人都随之一愣。
  看到桌上的一叠叶子,而叶子上宛然写着“蓝二哥哥~”、“我心悦你”、“我觉得在兰室做一次也不错”、“蓝二哥哥你昨日很是厉害”的一些污言秽语。两个少年脸瞬间红了起来。随后赶紧离开了兰室。
  我不是有意要看的!我真不是!景仪快步走向自己的卧房。
  魏无羡觉得自己是没有睡着的,看着眼前遮住自己太阳的蓝湛,魏无羡笑的眯了眼“蓝二哥哥,你的脸怎么红到现在?”
  “方才玩的很是尽兴?”蓝湛低头看着他。
  魏无羡跳了起来,吓走了本还窝在他怀中的兔子。
  扑到蓝湛怀里“尽兴?还没呢~蓝二哥哥你说,我刚才的提议如何?”
  见蓝湛没理他,也不恼,意料之中的反应。
  怀住蓝湛的腰吻了上去,蓝湛也是愣了一愣随后拉开魏无羡道“别闹了。”
  魏无羡伸出舌头扫过自己的唇,笑的邪魅“含光君你似乎比昨日甜一些~”
  蓝湛见不得魏无羡这般撩拨,每每魏无羡这样他都觉得喉头一紧。
  欺身上去吻住了魏无羡,魏无羡一脸得逞的样子看的蓝湛有些恼,吻得也越发的凶。
  魏无羡觉得蓝湛太耿直实在经不起撩。
  蓝湛吻技很是不错,魏无羡觉得自己脚下有些软“蓝湛,抱住我。”
  蓝湛怀住他,看了他一眼道“下次别这样了。”
  魏无羡凑到蓝湛耳旁吐着气,轻声道“嘿,我到觉得含光君你刚刚享受的很,怎么尝到甜头后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蓝湛颤了两颤,自打魏无羡知道他的耳后很是敏感,就时不时的喜欢在耳后吹气撩拨他。
  成功的看见蓝湛变了脸色,魏无羡知道应要收一收,不然他这腰确实…咳…
  哪只他刚要讲话,蓝湛就一把抓住他的手往兰室走去。魏无羡心下暗叫不好!玩脱了!
  “蓝…蓝湛!你这是要作甚?”
  蓝湛手一挥兰室的窗户全全关上。
  “蓝蓝蓝湛,别闹了…我……”
  魏无羡真的是体会到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蓝湛放开他的双唇道“你方才的提议不错。”
  “我…蓝蓝蓝湛…你听我说!虽说这提议不错,我觉得今日不太适合!要不改天?”魏无羡无措道,虽说他是想但是他的腰不许啊。
  他觉得蓝湛一定是没有听他说的话,衣襟已经被蓝湛解开。魏无羡想,死就死吧。
  他被蓝湛撩拨的很是舒服,每日晚上都做着蓝忘机对他敏感的地方已经了如指掌,不一会儿魏无羡就舒服的哼哼。
  嘴里不忘说“蓝湛,好舒服…”
  蓝湛一路吻下去,他的唇,他的脖子,他的锁骨,停留在两颗茱萸前,时而吸允,时而轻咬。舒服的魏无羡都说不出话。
  魏无羡这种人就是不知道嘴贱是什么,觉得舒服又开始说荤话“蓝湛,你别顾着上面啊,我下面涨得难受。”
  含光君闻言一手探了下去,果真是涨得厉害。一手逗弄着魏无羡的腰,一手抚着小羡羡。
  魏无羡双眼迷离的看着蓝湛“嗯…蓝二哥哥…你的床技与之前嗯…相比较真是…好了不少…”
  大概是不满魏无羡的说法,身下的手动作越发的快了,似是知道魏无羡要释放,蓝湛使坏一般,手指堵住前端。
  魏无羡很是难受,不住的求饶“啊…蓝二哥哥我错了,你最厉害…”
  蓝湛看着魏无羡问“下次你还闹不闹了?”
  魏无羡连忙摇头“不闹了不闹了,求二哥哥让我释放…”
  随后蓝湛拿开手指让魏无羡释放了出来。刚想起身哪知道魏无羡双腿一勾锁住了蓝湛的腰,见他微微喘气的撑起身说“含光君憋了这么久不辛苦吗?我来帮你如何?”
  蓝湛被他气的一时凝噎“你……”
  魏无羡没等蓝湛说下去就与蓝湛换了个位置,这一翻魏无羡本就松垮的衣服一路下滑至小手臂。
  他慢慢凑近蓝湛刚想说些什么,兰室的门突然被打开,魏无羡转头见是思追。
  思追回到卧室许久觉得很是无聊,想温习温习功课,哪知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书,思考了会儿才恍然,自己把书落在的兰室,于是就去兰室拿,谁知一开门就见到魏无羡衣衫不整的压着含光君。
  思追脸红极了,立刻关门还说道“我…我不是有意的!”
  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魏无羡大笑“哈哈哈哈,思追真是忒嫩了点儿!”
  转头看向蓝湛,见他脸比平时都黑,才收住了方才的笑声。
  蓝湛起身,理了理衣襟,又扶正了抹额,睨了魏无羡一眼。
  魏无羡了然,起身整理好衣物,但嘴也没闲着“含光君真的要憋这吗?哎呀,憋坏了可不好!”
  蓝湛这回连个眼神都没给他,领着他后领一路拖回静室,又给他施了一个禁言术。
  魏无羡而后想来还是心有戚戚,不断的告诫自己,下次别这么作死了。
  那日蓝湛把他压在床榻上做了一下午,禁言术直至蓝湛做完才解开。整个过程他除了“嗯”以外完全发不出另外一个音。
  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蓝湛那日时不时的打他屁股,就算他再怎么厚脸皮这还是要羞的。
  随后蓝湛做完看着瘫软在榻上的魏无羡“今日随了把你做到哭的愿,开心了?”
  魏无羡无力的摇了摇头,心下想,蓝湛以前不是这样的!明明之前只是撩撩他都会羞愤的人,怎么今朝就这样了呢!
  后来魏无羡累的睡了过去,在醒来自己已经被清理过也换好了衣服。就是苦了思追和景仪两个人。好一段时间不敢见含光君。

『不知道发不发的出去尴尬…』

【忘羡一篇】七夕

【七夕】
  魏无羡醒来自是已经不早,穿戴好衣物,走出们便见着思追在屋外都弄着兔子们。
  魏无羡心想:好在思追不像含光君一般沉闷。
  “啊,魏前辈你醒啦!”听到身后有些动静的思追立刻转身。
  魏无羡突然兴起想逗弄逗弄他于是说到“睡了这么久,自然是要醒了。怎的?今日的小侍都休息了去,轮到你喂兔子?”
  思追听后一笑“师傅让我在这等魏前辈你醒来呢。”
  魏无羡听后嘴角更是上扬了许多“那老头让你来等我作甚?莫不是知道我断袖,就主动把他这好弟子给我送过来?”
  听得魏无羡这么说,绕是冷静的思追嘴角也有些挂不住“魏前辈说笑了,若真是这样,含光君可是要狠狠地罚我了。”
  魏无羡大笑一声走至追思身旁说“哈,思追你果真比蓝湛有趣的多。放心,有我在蓝湛不敢罚你。”
  “我不敢罚谁?”
  魏无羡身体一僵,脸上一贯的笑容也是收了收。随即在心底抽了自己无数个耳刮子“让你乱说话!”
  追思反应快些,转身对着蓝湛作揖有礼道“含光君。”
  魏无羡转身一脸讨好的叫着含光君“诶,这不是蓝二哥哥嘛~”
  魏无羡给思追一个眼神,思追心领神会,走了出去。
  见着追思出去,魏无羡更是不要脸了起来“哎,蓝二哥哥,方才你在哪里?我怎的没有一醒来就见到你?”
  蓝湛睨了他一眼,随后走进了静室。
  魏无羡一笑“果然生气了。”随后跟上了蓝湛。
  “含光君~蓝忘机~蓝二哥哥~你理理我呗~”魏无羡不停的在蓝湛身边转圈打趣道。
  而得到的回复却只有“哼”一字。
  含光君坐下看起了书,魏无羡也随处一坐手里抱着刚刚外面抓的兔子“我就是觉得你们这实在是无聊了些,看看思追好好的一个孩子都快跟蓝启仁一样沉闷无趣,我这不是想让思追一些乐趣才打趣打趣他的么~你生什么气?”
  说完卧房内一片沉静,直到含光君翻了一页,魏无羡才听到他“嗯”一声。
  把兔子放到塌上,走到含光君身旁,快速的抽走他手里的书,满意的看到含光君抬头。随后扯着嘴角慢慢付下身道“莫不是含光君你吃醋了吧?”
  蓝湛盯了他许久,夺回书后继续看着,没有理会他。
  魏无羡走到蓝湛另一侧笑着说“哎,你同思追醋什么?整个云生不知处的人都知道,我是你含光君的人,蓝启仁恨不得在家规上添一条'魏无羡不得进入云生不知处',你还不信我么?”
  蓝湛放下手中的书,看着魏无羡许久“有趣”
  哎,得说了这么多就回了我两个字,果真是醋了。
  “哈哈哈,思追有趣不错。不过…”魏无羡一个越身翻坐在窗沿上,一手托着腮眼神带笑的看着蓝湛说“蓝二哥哥你比思追有趣多了。”
  蓝湛挑眉,见蓝湛有反应魏无羡继续道“你看,你喝醉酒的时候、被我说到脸红的时候、行房事的时候还有出去玩的时候,的的确确的比思追有趣。”
  听到魏无羡这么说,蓝湛又是睨了他一眼“不知羞。”
  “哈哈哈哈,我不知羞这事儿,含光君你头次知晓么?”
  突然魏无羡低头亲了亲含光君的唇角,似乎想到什么一般,笑的很是张扬“说到不知羞这事儿,我倒是觉得没人能比得上含光君你,每日晚上喜欢把我压在下面的不正是你么?”
  蓝湛听后,伸手扣住魏无羡的后脑勺随即附上唇,厮磨了会儿便放开。
  “我倒是不介意你明日下不了床榻。”
  然后魏无羡安静了,真的安静了。
  “蓝湛,今日晚上陪我下山一趟。”
  含光君看着侧身躺在塌上,手指逗弄着兔子,眼睛却一直盯着自己看的魏无羡说“亥时息。”
  魏无羡一个挺身坐了起来“诶,我怎么没见着你前几个晚上也亥时息?”
  看到蓝湛的一个眼神立刻换了话题“今日很重要,况且我就不信你活了二十多载就没有晚睡过。”
  蓝湛一听瞬间愣了愣神,魏无羡说的不错,他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按照家规上写的休息。
  是成功围剿魏无羡的那段时候…没日没夜的弹奏问灵…
  回过神看着眼前笑的没心没肺的魏无羡,心下一软“那就早些出去吧。”
  于是两个人没过多久就往山下走去。
  其实两人下山没有多早,慢悠悠的走到集市时,天已经暗下来。
  “所以,下山谓何事?”
  “蓝湛,你没发觉今日与往日有何不同吗?”
  魏无羡看着街上形色各异的灯笼,愣是把夜晚照亮了许多。
  见着蓝湛依旧是不苟言笑的一张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恰巧路过一家卖面具的摊子,随手拿起了一个狐狸面具戴在脸上。
  “含光君,你瞧这面具我带着如何?”
  蓝湛定定的看了一会儿答曰“无常。”
  魏无羡拿下面具“怎么就无常了?”
  “笑的都一样,不是无常又是什么?”
  魏无羡一愣,气笑道“好啊蓝湛,竟说我像狐狸!我有这么狡猾么?”
  蓝湛付了钱,随后拉起魏无羡的手走在甚是热闹的街上缓缓道“确是狡猾的消失了十三载。”
  魏无羡神思恍惚,千料万料竟没想到含光君会如此答复,一时间被凝噎的无话可说。
  “这位小哥哥可真俊,若是不嫌弃就收下小女子的香囊如何?”魏无羡是被这一声拉回的思绪。瞧着眼前几个姑娘,面泛桃花,霞飞双颊,烟视媚行就知道是什么个情况了。
  “这位姐姐,他怕是接不了你这香囊了。”
  那姑娘一听问“为何?”
  魏无羡一笑“他已有仙侣且恩爱得很,还请小姐姐另觅良人。”
  女子一听笑道“如此,那就打扰了。”随后走远了
  “蓝湛,你生的确是太好看,这一路的姑娘们都看着你。”魏无羡拉着蓝湛边走便打趣。
  含光君突然一笑,惊得魏无羡愣是连话都不会说。
  “那你可看着我?”蓝湛侧过头看着魏无羡问。
  突的老脸一红,拉着蓝湛快步走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蓝湛定定的看着魏无羡“魏婴,你还没回我。”
  这个蓝湛,果真已经不是那个青涩少年了!哎,还是年少的蓝湛更有趣些!
  这么想着魏无羡嘴角一扬“我自然是看着的,不看着含光君我还能看着谁?我那么喜欢含光君,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能看着你。如此,含光君可满意?”
  见到蓝湛错开的眼神,心里略微得意,赢回了一局。
  两人站在一棵树下,距离那喧闹的街有些距离。魏无羡一个抬头就对上了蓝湛的视线,相视许久魏无羡轻声道“蓝湛,我想亲你。”
  “嗯。”
  随后魏无羡吻了上去,却只是轻轻一吻。看着含光君静静的凝视,瞬间心跳的更快“今日是七夕。”他突然道。
  忽的风起,魏无羡颤了一下身子,蓝湛微皱眉把他圈在怀里说“我知道。”
  魏无羡略微吃惊“你知道今日是七夕?那还不情愿与我出来!”
  晚上湿气重,风又大了些,魏无羡又穿的单薄颤的更加厉害。蓝湛圈的也是更紧了些。
  “这不是出来了么?”
  随后不等魏无羡作答唤出了避尘“风大了,回去吧。”
  魏无羡点点头,往蓝湛的怀里钻了钻“御剑回去,风岂不是更大?”
  随后路上蓝湛圈着魏无羡,一路用背部挡风,虽然没多大用处但确确实实的让魏无羡感动了一把!
  “蓝湛,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魏无羡只知晓当时自己亲了上去,后来是怎么滚到床榻上的确实没多少映象。
  第二天醒来,就见着蓝启仁一脸愤愤恨不得剥了他的样子,若不是泽抚君拦着,定是要在训石上写到“魏婴不得进静室”。

新年大团圆!!

maya!鞭炮放的家里网都不稳定了!窝巢!乘着有网赶紧来放文!!错别字请见谅!!

祝大家新年快乐~


“啊,过年了呢。”一清早起来的小九爷看着自家满院的红色感叹道“又过了一年...”
“当家的早。”管家走过来和小花儿打了招呼。
“陈叔也早,这院子就不用在挂红绸和灯笼了,清静些也好。”小花说
“当家的,我想着过年嘛喜庆点儿,咱解府本就没多少人,过年总得热闹热闹。”陈管家道
小花一听觉得也是便由着他们去了。
“当家的,今天可还是叫吴家那小三爷一起过?”陈叔问
小花一笑“这是自然,都和吴邪一起过了那么多的年,今年又怎能落下。”
“那我立马派人去送帖子,告知小三爷晚上来咱们府吃饭。”
“好,告诉家丁让他和吴邪说:若是手头上没什么事就让他早些来。”
“哎,知道了,那当家的我就先去忙了。”
“去吧。”
小花儿在门口站了许久看着眼前这慢慢飘下的雪花轻声道“已经...十年了啊...”
转眼就到了下午,解府门口突然穿出了一个轻快的笑声随后嘴里喊着“小花儿~”
小花儿听得这声音脸上立刻多了分笑意,一边出屋一边喊着“吴邪”
“呵呵,小花儿,今儿个让我早些来是要干些什么?”吴邪问
小花儿没好气道“怎么?没什么事儿就不能让你这小三爷早些来了?”
吴邪一笑“哪能呀,我就是随口一问,小花儿你当真作甚。”
“我就是一个人待在解府觉得冷清了些,所以想让你早些来陪我罢了。”小花儿虽是笑着却始终没能感觉到他的笑意。
吴邪一愣,他哪知小花儿会这么说!若是知道自己也就不开那玩笑了。随后吴邪只好陪笑道“我这不是来了么,聊家常什么的咱们还是进屋子里去聊,外面冷了些,而且小花儿你也是畏寒之人,若是瞎子....”突然吴邪止住了接下去想说的话,抬头看着小花儿道“对不起...”
“说什么对不起,这事儿都过去十年了,你害怕我这解小九爷放不下不成?”小花儿依旧盯着门外的飘雪看着。
吴邪想说些什么却是小花儿先开了口“我记得那一天也是下着这么大的学,我玩笑似的问他以后打算做什么。他也是如往常一样笑的不要脸皮回我:当然是每天光临解家,与你喝喝酒吃吃饭,等时候到了就去你回家咯。”
“小花儿...”吴邪担心的看着眼前这没有表情的人。
而小花儿却似没听到一般继续说“我当时觉得他可笑,我解语花是这么随随便便就能娶得走的么?于是我就回他:如果你能抬着十箱明器来我解家做聘礼我便考虑下嫁于你。当时我就是这么一说觉得他也不会当真,哪知他三天后就不见了....”
屋子里许久没有声音,突然间小花嗤笑一声“呵,吴邪你说是他傻还是我的错....”又是安静了许久“已经...十年了啊....”
“罢了罢了,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后悔也没什么用。”小花哭笑
而吴邪只能在一旁做个聆听者。
到了晚上吃好晚饭,吴邪与小花儿又是聊了许久,却又是很默契的没有说过四个字“瞎子”和“小哥”
“吴邪,要不今个儿你就在解府住下吧?”小花儿问
吴邪刚开口就听见门外管家喊道“哎!你不能进去!我解府岂是你能随便闯的?!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喊人了!”
“小花儿...这...?”吴邪不解的看着小花儿
而小花儿也是满脸的不解。
“今个儿我解府算是热闹了,居然有个敢来闹事,走,吴邪我们出去瞧瞧。”
“谁敢这么....”看清眼前人的小花突然愣住,他不知道现在自己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或惊、或喜。
随后跟出来的吴邪也是直愣愣的站在原地惊讶道“瞎子!”
“哟~小三爷好久不见呐。”笑的依旧如十年前一般没心没肺。
小花儿只觉眼前一片模糊然后扑倒瞎子怀里,声音带着些许哽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瞎子回抱住小花儿道“我回来了。”过了会儿他觉得不妥又补充道“虽然没有满十箱却也是有个一般,不知能不能换个媳妇儿回去?”
埋在瞎子胸前的小花听后一愣遂即把瞎子抱的更紧了。
不久瞎子只觉得胸前一凉,便知道是这朵高傲的海棠花是在为自己担心流泪。
瞎子低头附在小花儿的耳边说“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若是你下次再走就永远别出现在我眼前!”明明是警告的话语但配上这闷闷的声音让人觉得就如撒娇一般。
“好,下次再这样就不再你眼前出现。”
小花一听抬头恶狠狠的瞪了眼瞎子“你就不能说再也没有下次了吗!”
瞎子溺宠一笑“好,没有下次了~”
瞎子见眼前的人儿情绪稳定了下来就转头对着吴邪说到“小三爷,我今个儿回来的时候见到了一个与张家小哥差不多身形样貌的人,就自作主张的带了过来,现在就在解府门外等着,你且去看看是不是张家小哥。”
吴邪一听立刻往解府门口跑去,果然外面有个穿着蓝色帽衫身形与小哥差不多的人。
“小哥!!”吴邪激动的喊
那人抬头一脸迷茫“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吴邪的人?”
吴邪一听立刻红了眼眶“小哥..真的是小哥!小哥,我是吴邪啊...”
那人的眼睛突然有了些光泽“吴...邪...?”
吴邪走到小哥左边牵起他的手笑的温柔至极“没关系...没关系...忘了我没关系...只要人还在就好。小哥,我带你回家。”
那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似乎没有什么,只是那双眼睛的神回来了,看着吴邪说“带我...回家。”

再见

半年后再见梗!【什么鬼!!】
嗯,就是想深夜报社!别问我为什么!!【金天有熊孩砸要来天辣😂😂😂】


在丐帮的总舵有个小花萝撑着吧伞一直站在那,身后的丐帮大师姐拳法已经不知道教了几遍了。
【啊,看来他今天也不会来了。】想着就把伞收了起来运起轻功飞上君山看桃花。
第二天依旧是这个小花萝撑着伞站了一天,第三天、第四天也一样。
丐帮来往做门派日常的人很多几天下来有不少人对这个小花萝好奇。
终于再第七天有人好奇的问那个看上去和挂机无误的花萝为什么要天天来丐帮待一天?
花萝说“我在等人。”
那人又问“是丐帮弟子?”
花萝点头
再地九天的时候小花萝终于等到了她相见的人。她太想见他了,想看看他是否过得好?是否开心?是否...和情缘好好的.....
“啊,你在这儿啊!好久不见了。”丐哥问着眼前这个昔日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花萝。
“是啊,真的好久没见了。”花萝语气平稳但是大概只有她自己知道说这句话的时候内心的激动是有多大。
“怎么打算回来了?还是只是上来看看?”丐哥站在小花萝三四尺远的地方问
“啊,这个啊。只是上来看看吧。”小花萝一笑
那时候的我们就连站在眼前都会嫌有些距离,现在啊…
“嗯,那也挺好的。”
小花萝见气氛不太好就道“我听说你有情缘了?让我看看呗~”
丐哥微微一愣“好啊,她过会就来。”
“好啊~”
“你情缘呢?”丐哥突然问
小花萝不解回到“我没情缘啊。”
“那你上次和我说你和你情缘去新区了。”
小花萝想了想心下实在无奈,那是骗你的...我没有情缘...我只是觉得不该再耽搁你,我不够好配不上你。
“啊,被你一说~好像真有这么回事儿~”小花萝一笑。
“你情缘什么职业啊?”花萝问
“七秀。”他答
“是秀姐姐么?”花萝问
“等她来了你就知道。”
随后用了义金兰召唤了自己的情缘。
小花萝默默打开了好友列表看着唯一一个和自己好感度刷满1500的丐帮,嗤笑了一下再也不能用义金兰拉他玩了呢。
“啊,是小秀萝啊!萌萌哒~”花萝笑道同时也自觉的离他们更远了些。
“花萝也萌萌哒~”秀萝回
随后花萝发了个表情卖萌。
后来秀萝去了战场,再气氛有点尴尬的时候丐哥说“你要是回来的话我可以带你。”
花萝用调戏的口吻问他“师傅么~?”
他久久不回,随后花萝说“要和你情缘好好的。”
丐哥一笑“我们很好。”
“嗯,那就好...”再见了...
啊,这回应该是再也不见了。

明藏

((((;゚Д゚)))))))天辣!大晚上脑洞根本停不下来!
不要问我明藏是什么鬼!因为我也不知道,突然脑子里蹦出了一个都比二少和他的情缘都比喵哥在昨天那个欠烧的节日里一直秀恩爱简直必死我这个单身狗!
说好要撸篇文给他的!接好!
【我在变相作死!】【因为秀恩爱太过严重我一定要虐你们一把!】


在往生涧的一个小角落里蹲着一个藏剑弟子撑着把伞在那蹲了许久。
“你这只蠢猫!平日你还说我蠢!如今看来还是小爷比较厉害吧!”藏剑说道
“你哪里厉害了,如往常一样蠢...”
“但是,你也不笨!怎么就会躺在这里呢?”藏剑带着疑问的语气
“呵,你真以为我想躺这儿?”
“我听唐二说,你和他在一起?你当真那么喜欢他?”说到这藏剑平稳的语气有点起伏
“...二鸡其实...”
藏剑有些激动的说“好吧好吧,你喜欢就喜欢吧。那你倒是和他回唐家堡啊!”
“二鸡,不是你想的那样...”
藏剑越说越激动“你这个骗子!明明说要和小爷一起仗剑江湖的!你怎么可以....”
“二鸡,别哭...”
“哼,你肯定又是在和小爷玩隐身了是吧!小爷就等你出来!”说着突然站了起来
许久过去雨未见小反而更大了,而藏剑依旧站在原地不动全身湿透。
“你不是最见不得小爷淋雨吗!现在爷就在你面前淋了!你为什么不把我拖走....”
“二鸡,对不起,是我让唐二和你说我和他在一起的,我没有喜欢他。你总是和我说你不蠢,现在的样子哪里不蠢了?”明教抬手抚上眼前人儿的脸,想抚去藏剑脸上的雨水...亦或者是泪水,却穿至而过。
“啊,忘了,现在你看不见我啊。二鸡不要哭,也不要再淋雨了,你知道我会心疼的,你肯定是在伐我不在你身边吧...其实...二鸡,我现在...就在你眼前啊...”
“二鸡,我好想你...”
“蠢猫,我想你...”
雨停后,藏剑收起伞走出了往生涧,没有回头。


_| ̄|○脑补着两个都比...真的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写....

瓶邪

胖子和小花看着眼前这个在青铜门口等了一个多月的人无奈道“吴邪,别等了,他已经不在了,我们...回家吧。”
吴邪身形依旧未动,痴痴的望着眼前这门,轻声道“小哥不在,何以为家?”

【喻黄】

天辣!!听着圆周率撸着文【什么鬼!!
(;_;)可能会有很多很多bug!!重要的事情要说两遍!!可能会有很多很多bug!!
⁄(⁄ ⁄ˊૢ⁄ ⌑ ⁄ˋૢ⁄ ⁄)⁄喻队男神生日快乐~【黄少已打包送到!




【队长队长队长,今天天气很不错呢。啊,对了!今天难得不训练我们就出去逛逛吧!虽说是征求你意见但是我已经出去啦,队长我在xxx街xxx店等你啊。一定要来啊啊啊 不然一个人等在哪里可无聊了!!你不知道这里的服务员......】
一大清早就看到黄少天发来短信的喻文州一笑“真是行动主义啊...”
“啊啊啊啊啊,队长怎么还不来还不来还不来!难道队长和谁有约了?啊啊啊不可能不可能!!!!”在某饭店的黄少天有点绝望的抓着头发
“这位先生,您在这里坐了已经有三个小时了,请问您到底想要些什么?”服务员第十五次拿着菜单问黄烦烦。
“啊,这个...嗯...可能我来的有点早短信发的有点晚,他还在过来的路上吧!肯定不会放我鸽子的!!!嗯嗯嗯嗯嗯队长怎么可能会放我鸽子呢!!”黄少天不管服务员听不听得懂一直说着
“可是...先生...”
“对不起我来晚了。”
“啊啊啊啊啊!队长队长!我就知道你不会放我鸽子的!!啊哈哈哈哈!对了队长你还没吃饭吧,你看看要吃什么! ”
“好。”说着对着服务员抱歉一笑,然后拿起菜单说“一分你们这里的特色牛排然后一分水果色拉。”
服务员还想问黄少天想要什么,倒是喻文州先开口说“那位先生和我一样,哦,不对,请把水果色拉换成蔬菜色拉。”
“好,知道了先生,请您稍等。”
“啊啊啊啊啊啊啊!!!队长你不能这么残害祖国未来花朵!!!你要知道对于一个食肉动物来说蔬菜就是毒药!!队长你不能这么对我啊啊啊啊!!”黄少天听后整个人都趴在了桌上,感觉人生快完了。
“少天,多吃蔬菜对身体好。”喻文州依旧用可以苏死人的笑容劝说着黄少天。
“今天怎么想到和我一起出来?”喻文州问着趴在桌上装死的少天
突然黄少天抬头说“队长队长!!今天你陪我到晚上再回去吧!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喻文州不解却也没有拒绝“好。”
“啊~果然队长最好了!!!不像那个死不要脸叶不羞!!”
吃好饭后黄少天拉着喻文州东跑西逛了一个下午不久天就黑了。
“好了,少天已经不早了,回去吧,明天还要训练。”看着眼前这个玩的和孩子一样的黄少天不由的笑了一下
“啊啊啊,说的也是,但是但是队长,不是说陪我到晚上再回去的吗?为什么要那么早回去啊,在等一会儿在等一会儿!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可是少天,已经晚上了啊。”
“队长队长我只说陪我到晚上并没有说到晚上几点,所以啊,12点以前队长你都要陪着我!”黄少天突然很正经的对喻文州说
“呵呵,少天也知道玩文字游戏了啊。”突然喻文州叹了口气“看来和叶修前辈待多了少天你也被他传染到了点啊。”
黄少天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不管啦不管啦不管啦,队长你要陪我哦!”
“好。”
于是两个人又晃了些时间,黄少天低头看了下时间。
“啊啊啊啊啊!时间差不多了!!队长队长!!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着就拉着喻文州跑了起来
“少天,到底是什么事?”被拉着跑的喻文州问
“队长到了你就知道啦,啊,对了对了,今天就先谢谢队长陪我胡闹哈哈哈哈,不过下午的那个奶油泡芙真的还不错,下次在一起去吧。”
“少天,看着前面,别回头当心撞到栏杆。”喻文州叹了口气担心的看着眼前这个神经大条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没关系的对...”
“嘭——疼疼疼疼!!为什么这里有根破柱子!!啊啊啊撞的好疼!!”黄少天捂着额头对着他撞到的这根柱子抱怨
真是不让人省心。想着喻文州走到黄少天面前拿开他捂着头的手“嗯,还好没有很严重。”然后抬手开始慢慢揉。
黄少天没想到队长会这样突然有点害羞“嗯,那个,队长... 不用揉了没事的。 ”
喻文州没有接话,继续揉着。
黄少天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要来不及了!要来不及了!!队长队长快跑!”随后抓着在帮他揉额头的手又跑了起来。
终于在20:00:32的时候到了一个天台。
两个人都喘的不行。
“少...少天,那么急你就为了来...来天台?”
“咳咳...队...队长...”黄少天喘了两口气“队长,我们...嗯...上去看看吧。”
看到突然脸红的黄少天喻文州心下还是想看看什么东西连少天都能害羞。
“好,少天一起去吧。”
看到笑的一脸无害的喻文州黄少天脸更红了。
啊啊啊啊啊!!队长你一定是故意的对吧!肯定是故意的对吧!!!肯定是看到我脸红了!!!
随后等喻文州踏上最后一个阶梯时愣在那不动了。而身后的黄少天看到呆住的喻文州就立刻解释“啊啊啊,那个队长,其实...这个不是我想到的!!我是去问了乐乐他们,然后乐乐表示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然后我就听了乐乐的话跑到了叶不羞哪里!!结果叶不羞就把我推给了苏沐橙!!!谁知道那个丫头居然带着云秀,云秀带着唐柔...然后....唔....”
“少天,你太烦了。”随后又吻了上去
“唔...”
“好了,少天冷静下来了?”看着眼前的人脸红的样子不由心下喜欢。
“嗯...就是想队长...”
“嘭——嘭嘭嘭——”黄少天想说的话被这些烟花所打断
突然黄少天拉起了喻文州的手笑的特别好看“队长队长,生日快乐~”
喻文州突然一愣随即好似明白了什么“少天,你折腾了一天原来是因为这个。”
“呃...其实这些,是沐沐和云秀的主意要是队长不喜欢我明天就去找叶不羞去,一定要和他pkpkpkpkpkpk!!”
“少天,我很喜欢。”边说边给黄少天理被风吹乱的刘海。
“嗯?真的真的?队长你没骗我?!”
“嗯,不过...”喻文州看着眼前用橙色蜡烛摆成的“队长我喜欢你”不由的一笑。突然揽住黄少天的腰低头吻了上去。
许久两个人才分开,看着脸红透了黄少天想调戏他的心根本停不下来,随后在黄少天耳边轻声说“少天,告白这种事还是我来的比较好,我喜欢你,少天。”
“我也喜欢你,文州。”

ww

丐帮•木尧

“传闻丐帮的君山美如画,没想到竟真是这样。”
“万花的花海也不差!”我走近那万花弟子说
“你好,我叫三言。”
“嗳,我说你也就是个小丫头别弄的和我师傅一样老成。我叫木尧。”我笑着和她说
见她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然后说“师傅教导我出门在外礼数不能忘。”
“哈哈,我倒觉得还是随性的好!”
“那个我先走了,有空再来你们丐帮玩。”说完三言就往另外一个万花弟子那跑去
“哼,小丫头而已嘛,装的和个小大人一样干嘛。”见他们消失在我的视线我也就转身走了
一晃眼三年过去原来的小丫头长大了,野小子也长大了。
“三言师姐,有个人说要找你就在花海。”一个小师妹跑进来说
“知道了,马上就去。”放下手中的事往花海走去。
“三言丫头,还记得我么?”我笑着问她虽然知道她可能不记得我了
“木尧。”三言回到
“哈,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她坐下看着远方缓缓道“真羡慕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嗯?也想与我这样自在洒脱?”我转头问她
随后三言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想要与我这般必定是要舍弃掉这万花谷的。如此,你还肯么?”我拿起酒壶开始喝酒
三言微微一愣“我...”
“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在回答我吧。”我把酒壶放好随后问“小言丫头要不要我带你飞上云端看看下面的风景?”
她看着我许久点了点头。随后我把她带到空中游了整个万花谷一圈。
“好美...”
“小丫头...不如你和我一起去看风景吧。你看你会医我会打,就是打输了也不怕没人帮我包扎。”我打趣到不料她却点了点头。
五年后
“郭木尧!!你就这么带你的女儿?!”不远处三言指着不远处被我绑在狗背上的女儿怒吼道
“呃...呵呵,媳妇别生气,我这不是怕我把女儿摔了么”

ww

万花•十七

“小七七,又在练太素九针了?”远方一个蓝影飞过来停在我身边问道
“无尘道长又来看师姐么?”我没看他依旧练着太素九针。
“哪有,今天我是特地来看你的。”
“看我干嘛?”
我不解,他突然一笑“好久没见我这小徒弟自然要过来看看你。”
我手下动作一愣心里暗暗吐槽:亏你还记得你有个小徒弟。
“师傅大忙人,老是忘记我这个小徒弟也是正常的。”
“哈哈,七七不开心了么?那为师以后还是多来谷里看望七七。”
“哼,你不来也没关系。我还有裴元师傅。”我好似赌气一般
“嗯,那就这么定了!”
说完就轻功飞走。
于是第二天星无尘真的又来谷里了,陪在我身边。我识草药他就帮我端草药过来,我练太素九针他就让我当靶子,我给仙路喂草他就帮我拿篮子...总之就是我在哪他就在哪。
就是这样一晃前五年过去了,起初我还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哪知道他也这么坚持了五年。
“哈哈,小矮子长高了不少。”星无尘笑着拍了拍我头
“我已经长大了!不矮了!”
“嗯,看着小徒弟长大还是件挺幸福的是。”星无尘突然正经道
我一时不习惯他那么正经就开玩笑的问“师傅,你什么时候帮我找个美美的师娘?”
他愣了下问我“小七七那么希望把为师推出去?”
“师傅一直在我身边,你看师姐都不找七七玩了。”
“没关系啊,师傅在你身边就好啦。”他继续莫我头。
又过了两年
“师傅,无尘师傅—!”我用轻功踏遍万花的每处角落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蓝色背影。
找了许久许久,到了傍晚才发现我着短短的15年岁月里有七年都是有那个我怎么任性都只会对我一笑然后说“小矮子就是要活泼点才可爱。”的师傅陪我度过的。
我在谷里等,等了一个多星期。却没有任何他的消息。
“七七,快来快来。师姐做了一套新嫁妆你穿上我看看,你与我身型差不多。”师姐喊道
我走了过去,师姐帮我穿好然后见哪里大了直接修改。
“七七,快出来!!快点!”门外一个小师姐喊道
“小师姐,什么事,二师姐还在该她的嫁妆,我走不开。”我冲门外喊到
“你的无尘师傅来了。”
我和二师姐都一愣,二师姐说“快去看看吧,不是等了许久么,喜服回来再换吧。”我并没有见到二师姐嘴角的弧度只道想快些出去见见他最近是否安好。
我一出门就见不远处也是一身喜服的师傅后面跟着许多春阳弟子抬着许许多多的箱子。
“小矮子,今天真美。”他缓缓走来
“师傅,我已经不小了!别叫我矮了!”就算我在没常识也是知道他这是来接新娘的。莫不成是二师姐?
“呵,在我眼里你就是个长不大的小丫头。”师傅帮我理了理刚刚跑出来被风弄乱的发丝。
“师傅,你这是要娶个师娘给我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的确要娶个师娘。”给其他徒弟。
“这样啊,那我去把这身换了,免得二师姐误会。”
刚转身就被师傅代入怀中他好笑道“你要是把这身换了,我又该娶谁回去给那群小家伙当师娘?”